宝格丽与古驰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最大钟表盛会为何如此堪忧

WatchTOP报道:一直以世界规模最大的钟表珠宝展自居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在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退出2019年的巴展之后接连损失大客户,LVMH旗下的宝格丽BVLGARI)和开云旗下的古驰(GUCCI)相继官宣退出2020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

宝格丽与古驰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最大钟表盛会为何如此堪忧 行业资讯 第1张

宝格丽和古驰两大品牌的退出对于接连遭受打击的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BVLGARI选择退出表展其实在今年1月LVMH在迪拜举办钟表周,已隐约透露出其“另起炉灶”的信号,而GUCCI无预警地宣布退出,对开幕在即(4月30日)的巴塞尔表展而言,更是当头一棒。去年GUCCI堪称巴塞尔表展的一大救星,它的第二个展位填补了因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退展而留下的空白。

宝格丽与古驰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最大钟表盛会为何如此堪忧 行业资讯 第2张

巴塞尔表展拥有着超过百年的辉煌历史,不到10年间,巴塞尔表展失去了约1500个包括珠宝品牌在内的展商,在2019年首次出现亏损。

瑞士另一顶级展会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SIHH,简称日内瓦表展)也受大趋势所影响,去年失去了爱彼(Audemars Piguet)和理查德米勒(Richard Mille)这两个奢侈手表界最炙手可热的品牌,今年改名为钟表与奇迹展(Watches & Wonders),展览时间也由往年的1月份调整至4月底,为的只是与巴塞尔表展前后紧挨报团取暖。

从2014年知名品牌陆续开始退出;

在2016年,天美时集团决定离开巴塞尔表展时便向《福布斯》坦言:每年300万美元的参展费用是巨资,来的人却越来越少。这些钱也许花在别处会更好。展览已沦为展示平台,而单是展示产品明明是网络渠道更有用。

2018年世界最大手表集团Swatch Group宣布2019年不再参展;

2019年巴塞尔表展首次出现亏损;

瑞士表展萧条原因也早已明确:定价过高、未能在数字时代为展商和观者提供到位的服务。

而Swatch Group的分手宣言则更加不留情面。它告诉瑞士媒体NZZ am Sonntag,每年为参展的投入超过1.53亿元,会场的租金也相当昂贵,而“我们展商不是来分担事务所昂贵的场地维护成本的”。在数字时代,传统的钟表展已经不适合快节奏的行业生态了。

参展品牌数量的下降,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2015年,参加巴塞尔表展的品牌数量有2000余家,2016尚有1500家品牌选择继续留在巴塞尔表展;2018年,参展商数字拦腰截断,仅剩不到700家品牌选择巴塞尔表展作为年度新品的揭幕时刻,组委会不得不关闭了三座展馆;2019年,参与巴塞尔表展的品牌数量仅剩下大约520家,离开的除了Swatch Group,还有施华洛世奇和昆仑表。

这次离开的两个品牌,宝格丽的理由是与疫情日渐在全球造成流行有关。而GUCCI,索性连给个理由也省去了。

宝格丽与古驰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最大钟表盛会为何如此堪忧 行业资讯 第3张

其实巴塞尔表展在过去几年里并非毫无作为,也采取了积极的挽救措施,在2018年任命了新的董事总经理Michel Loris-Melikoff,和酒店协商下调入住价格,调整展会时间(从8天减少到6天)等,以降低参展商成本。但一切努力似乎都收效甚微。而且2019年的巴塞尔表展被评为“最不理想的一次表展”,就连组委会自己都不太满意。

按照日程,钟表与奇迹展将于4月25日开始,巴塞尔表展则将与其紧密衔接,于4月30日开幕。两大展览举办时间“背靠背”的决定是在2018年做出的,衔接展期将至2024年;今年的瑞士表展之前,Swatch Group和精工都将单独为国际媒体和零售商举办活动。至于GUCCI的年度新表将如何呈现?有消息称,品牌可能会在米兰时装周上同步发表手表新品。

宝格丽与古驰宣布退出巴塞尔表展,最大钟表盛会为何如此堪忧 行业资讯 第4张

虽然巴塞尔表展在4月底才举行,但是从巴塞尔表展的母公司MCH 集团已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在香港举办的Art Basel来看,集团是否会跟进决定停办今年的巴塞尔表展也未可知。

乐观地看,到了四五月份,届时两大表展如期举办,那么在这之后,瑞士表展的未来又将会怎样呢?



延伸阅读:

上一篇:宝格丽BVLGARI推出新一季 Serpenti 高级珠宝腕表的最大亮点

下一篇:小米手表尊享版预售仅1999元,送399元真无线蓝牙耳机

发表留言

*

*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